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事实

更新时间: 2020年8月; 分享至: Twitter / Facebook
语言: CN, CZ, DE, EN, EO, ES, FR, FI, HBS, HE, HU, IT, JP, KO, MS, NL, NO, PL, PT, RO, RU, SE, SI, SK, TR

为了帮助读者作出理性判断,本栏目发表由相关领域专家提供的关于新型冠状肺炎的详注事实。

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阿尔贝·加缪,1947)

概况

  1.  根据最新的免疫学研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总体致死率(IFR)约为0.1%,仍在重症流感致死率范围内。
  2. 对于高危人群或高暴露人群(包括医护人员),及早治疗或预防是至关重要的。
  3. 在美国、英国以及(未采取封城策略的)瑞典等国家,年初以来的新冠肺炎总体死亡率在强流感流行季致死率范围内;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等国家,新冠肺炎总体死亡率在弱流感流行季致死率范围内。
  4. 即使在全球 “热点地区”,一般学龄和工龄人口的死亡风险也通常低于每天开车上班的死亡风险。只有轻微症状或无症状的人口没有被统计在新冠肺炎确诊人口之列,故其致死率最初被高估了。
  5. 在所有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的人中,高达80%的人无任何症状。即使在70-79岁的老年人中,也有约60%的人没有症状。约95%的人最多出现中度症状
  6. 由于曾接触过其他冠状病毒(例如普通感冒病毒),高达60%的人可能已经对新冠病毒有一定的既存细胞免疫力。最初认为对新冠病毒没有免疫力的假设是不正确的。
  7. 大多数国家(包括意大利)死者的中位年龄超过80岁(如瑞典为86岁),只有约4%的死者没有出现严重疑似症状。因此,死亡人口的年龄和风险状况与正常死亡率基本一致。
  8. 在许多国家,多达三分之二的额外死亡案例发生在疗养院,而这些疗养院并不能从全面封城中获益。此外,在疗养院死亡人口中,有许多病例无法确认其真的死于新冠肺炎抑或死于数周的心理压力和隔离
  9. 在所有新增死亡人口中,多达30%可能不是由新冠肺炎造成的,而是由封城、恐慌和恐惧造成的。例如,由于许多病人不敢去医院,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治疗减少了60%
  10. 即使在所谓的 “新冠肺炎死亡人口 ”中,他们究竟死于新冠病毒还是死时感染了新冠病毒(即死于潜在的疾病)也或未可知,也可能他们被算作 “推定成立病例 ”而根本没有被检测。然而,官方数字通常不反映这些区别。
  11. 许多媒体关于年轻健康的人死于新冠肺炎的报道实则失实:许多年轻人要么死因并非新冠肺炎,因为他们已经病入膏肓(如未诊断出的白血病),要么他们实际上是109岁而不是9岁。所谓的儿童川崎病增加也是被夸大的
  12. 大多数新冠肺炎症状也可能是由严重流感引起的(包括肺炎、血栓嗅觉的暂时丧失),但如果是严重的新冠肺炎,这些症状确实更频繁且更明显。
  13. 如果由于感染或恐慌而导致对老人和病人的护理崩溃,或者如果存在其他风险因素,如严重的空气污染,区域死亡率就会大幅上升。不当的处理死者的方式有时会导致殡葬火化服务出现额外瓶颈
  14. 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以及一定程度上的英国和美国,由于强流感而导致医院超负荷运转的情况并不罕见。此外,今年有高达15%的保健人员被隔离,即使他们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15. 由于新冠检测数量也呈指数增长,经常显示的 “新冠病例 ”指数曲线具有误导性。在大多数国家,检测阳性占检测总人口的百分率(即阳性率)保持在5%至25%之间,或仅略有增加。在许多国家,早在封城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经达到了传播高峰。
  16. 在没有实行封锁的国家,如日本韩国白俄罗斯瑞典,并没有出现比其他国家更糟糕的情况。瑞典甚至受到了世卫组织的赞扬,现在它受益于比采取封城政策国家更高的群体免疫力。瑞典75%的死亡案例发生在保护不够迅速的护理机构中。
  17. 对呼吸机短缺的担心是没有道理的。据肺科专家介绍,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侵体通气(插管),部分是出于对病毒传播的担心,实际上往往适得其反,对肺部有损害。
  18. 许多研究表明,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既不是远距离气溶胶(例如漂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颗粒),也不是接触感染(例如接触事物表面),而是直接接触和说话或咳嗽时产生的飞沫。不过,在某些情况下,室内气溶胶传播是可能的。
  19. 对于健康和无症状的人来说,布质口罩的有效性仍然缺乏科学证据。专家警告说,这种口罩可能会影响正常呼吸,如果反复使用,可能会成为 “细菌携带者”。
  20. 在封锁期间,欧洲和美国的许多诊所使用率受严重影响,甚至几乎空置,在某些情况下,诊所不得不让工作人员回家。包括许多癌症筛查和器官移植在内的数百万手术和治疗被取消
  21. 据发现,一些媒体试图夸大医院的情况,有时甚至使用操纵性的图像和视频。总的来说,许多媒体的不专业报道最大限度地加剧了人们的恐惧和惊慌。
  22. 国际上使用的病毒检测试剂盒容易出错,可能产生假阳性和假阴性结果。此外,由于时间紧迫,官方的病毒检测没有经过临床验证,有时可能对其他常见的冠状病毒产生阳性反应。
  23. 许多国际知名的病毒学、免疫学和流行病学专家认为,所采取的措施会适得其反,并建议对普通人群进行快速的自然免疫,保护风险群体。
  24. 关闭学校缺乏医学理由,因为儿童患病和传染的风险极低。学校里的小班、口罩或 “社交隔离 ”规则也缺乏医学根据
  25. 几位医学专家认为紧急冠状病毒疫苗并非必要,甚至是危险的。的确,例如针对2009年所谓猪流感的疫苗导致了严重的神经损伤和数以百万计的诉讼赔偿。在新冠病毒疫苗的测试中,也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失败的案例。
  26. 全球性的呼吸道疾病大流行确实可以延续几季,但许多关于 “第二波 ”的研究都是基于非常不切实际的假设,比如所有年龄段的人都有恒定的患病和死亡风险。
  27. 在一些地方,据护士们反映,由于可疑的经济激励和不适当的医疗方案,新冠肺炎患者身上常常发生致命的医疗失误操作
  28. 由于这些措施而遭受失业、抑郁和家庭暴力的人数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一些专家预测,这些措施所造成的生命损失将远远超过病毒本身。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有16亿人面临失去生计的直接风险。
  29. 美国国家安全局举报人爱德华·斯诺登警告说,“新冠危机”将长久被利用为扩大全球监控的借口。在世界某些地方,民众正受到无人机的监控,并在封锁期间面临严重的警察越权行为。
  30. 2019年世卫组织关于应对流感大流行的措施研究发现,从医学角度来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建议使用接触者追踪”。不过,在一些国家,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已经成为强制措施的一部分。在部分国家,这种 “接触追踪 ”是由特工部门直接进行的。

更多(英文)

  1. 关于新冠肺炎的治疗
  2. 关于新冠肺炎致死率的研究
  3. 关于SARS-CoV-2的来源
  4. 佩戴口罩的依据
  5. 欧洲死亡率统计

更多英文更新


分享至: Twitter / Facebook

WordPress.com.

Up ↑